上下游兩頭擠壓 動力電池企業降成本壓力山大

在雷洪鈞看來,新能源汽車補貼新政對電池系統能量密度提出了更高的指標要求,“這一要求未來很可能會不斷提升,就需要動力電池企業對調整自身產品乃至技術路線做好充分的準備,這其中也一定會涉及生產線的改造?!?/div>

上下游兩頭擠壓 動力電池企業降成本壓力山大

時令雖已是春暖花開,但對動力電池行業,感受到的不是春風送暖的愜意,而是凜然寒冬的嚴峻,除了產能過剩,動力電池還正面臨著來自產業鏈兩頭的擠壓。

在材料上游領域,包括、鈷、鎳、銅、碳酸鋰等原材料價格不斷上漲;在整車下游領域,新能源汽車補貼2017年在2016年的標準上降低20%,補貼退坡機制下,新能源汽車降本壓力順勢傳導至動力電池。

重壓之下,降成本、求發展成為動力電池行業的緊迫的共性話題。

加速技術進步 提高交易效率

“整車廠將補貼退坡的壓力轉向動力電池,是不可逆轉的,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?!焙笔∑噷W會副秘書長雷洪鈞日前表示,“2017年動力電池降價20%幾成定局?!?/p>

在雷洪鈞看來,新能源汽車補貼新政對電池系統能量密度提出了更高的指標要求,“這一要求未來很可能會不斷提升,就需要動力電池企業對調整自身產品乃至技術路線做好充分的準備,這其中也一定會涉及生產線的改造?!?/p>

在他看來,動力電池企業降本突圍的路徑是,一是在一定的原材料成本條件下,通過技術進步實現產能提升。對于電池企業,尤其是中小電池企業來說,從技術研發著手,提升產品合格率,是降低成本的一種有效途徑;二是提高交易效率,降低交易成本。交易成本過高是動力電池企業成本高企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“目前電池行業內成品率達到80%以上,就算是水平高的了。因此提升成品率是行業努力的方向之一?!闭憬撛倍麻L孫延先補充道。

在北汽新能源副總經理原誠寅看來,提高交易效率的一條有效途徑是打造動力電池的生態閉環?!皠恿﹄姵厥钦嚨暮诵牧闩浼?,占整車成本的40%甚至更高。礦產資源提煉后,到電芯、電池包,最后再回收,形成一個閉環。比如鈷價上漲,但如果能做到以較高效率、較低成本從廢棄電池中提煉回收,就有機會控制成本。但能玩轉這一生態鏈條,靠的是一個聯盟的力量,集中行業之力,來做這件事?!?/p>

規?;?、標準化生產

降低成本的另一條路徑是規模效應和標準化生產?!坝凶銐虼蟮囊幠矸謹傃邪l成本、制造設備投入成本,只要產能達到一定的量級,就能把成本拉下來?!痹\寅進一步表示,“此外,走標準化之路,按照國際通行標準來提供產品,否則將面臨出局風險?!?/p>

目前國家對動力電池設置產能門檻,有消息稱產能門檻可能由去年底提出的8GWh調整至3—4GWh,這一舉措在扭轉動力電池整體產能過剩、企業平均出貨量不大的同時,還將有利于加快中國動力電池實現規模效應,從而更早實現成本降低。

在天津力神總裁秦興才看來,受整體大環境影響,電池企業利潤將大幅度壓縮,不過硬幣的另一面是,“這將推動企業轉型、升級、快速發展,現在大家普遍提出了,產品標準化,生產自動化、管理信息化、企業規?;?。通過實現企業內部‘四化’強化內生力,從而提升競爭力?!?/p>

呼吁政策連貫性

動力電池發展受政策影響很大,政策變化往往帶來行業較大調整,政策連貫性有利于行業發展穩定、成本降低。

據桑頓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文一波介紹,動力電池生產設備迭代周期短,造成企業大量資金投入。

“電池產線迭代加速,除了技術進步和市場需求的推動之外,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政策對電池產品性能的要求不斷變化,生產線剛建好,政策風向就變了,這讓動力電池企業很尷尬。電池產線的更新迭代談何容易,除了付出真金白銀外,還要很長時間才能收回成本?!蔽囊徊ǜ锌?。

工信部:動力電池發展分三步走

日前,工信部會同發改委、科技部、財政部等有關部門聯合印發了《促進汽車動力電池產業發展行動方案》(下稱《行動方案》)。

《行動方案》提出分三個階段推進我國動力電池發展:

持續提升現有產品的性能質量和安全性,進一步降低成本,2018年前保障高品質動力電池供應;

大力推進新型鋰離子動力電池研發和產業化,2020年實現大規模應用;

著力加強新體系動力電池基礎研究,2025年實現技術變革和開發測試。

具體提出5個方面的發展目標:

一是產品性能大幅提升,到2020年,新型鋰離子動力電池單體比能量超過300瓦時/公斤,系統比能量力爭達到260瓦時/公斤、成本降至1元/瓦時以下, 2025年動力電池單體比能量達500瓦時/公斤;

二是產品安全性滿足大規模使用需求,實現全生命周期的安全生產和使用;

三是產業規模合理有序發展,到2020年,動力電池行業總產能超過1000億瓦時,形成產銷規模在400億瓦時以上、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;

四是關鍵材料及零部件取得重大突破,2020年形成具有核心競爭力的創新型骨干企業;

五是高端裝備支撐產業發展,2020年實現裝備智能化發展、制造成本大幅降低。